<i id="bjb9j"><address id="bjb9j"><video id="bjb9j"></video></address></i>
<i id="bjb9j"></i>
<ruby id="bjb9j"></ruby>
<progress id="bjb9j"><progress id="bjb9j"><var id="bjb9j"></var></progress></progress>
<noframes id="bjb9j"><noframes id="bjb9j"><th id="bjb9j"></th>
<i id="bjb9j"><cite id="bjb9j"></cite></i> <del id="bjb9j"></del>
<noframes id="bjb9j">
<listing id="bjb9j"><del id="bjb9j"></del></listing>
<cite id="bjb9j"><dl id="bjb9j"><noframes id="bjb9j">

云南日報2月22日第24975期6、7版特別報道——鐵血初心 云嶺鋼魂

摘要:鐵血初心 云嶺鋼魂 ——昆鋼80年發展歷程實錄 本報通訊員 王曉江 王天俊 陳正華 記者 楊建華 當歷史的指針,從1939年2月22日轉到2019年2月22日,昆鋼,紅土高原上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走過了29000多個激情燃燒的日夜。在這片被鐵水澆灌、鋼花點綴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昆鋼人懷揣夢想,在奮斗和探索中前進,使昆鋼從一個小小的鋼鐵廠逐步發展成為產業多元、技術與裝備先進、綜合競爭力躋身中國500強的大型國有企業。    戰火烽煙中誕生,百廢待興中建設,改革春風中崛起,多元發展中前進,轉型升級中做強。

鐵血初心  云嶺鋼魂


 ——昆鋼80年發展歷程實錄

本報通訊員 王曉江 王天俊  陳正華  記者 楊建華

    當歷史的指針,從1939年2月22日轉到2019年2月22日,昆鋼,紅土高原上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走過了29000多個激情燃燒的日夜。在這片被鐵水澆灌、鋼花點綴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昆鋼人懷揣夢想,在奮斗和探索中前進,使昆鋼從一個小小的鋼鐵廠逐步發展成為產業多元、技術與裝備先進、綜合競爭力躋身中國500強的大型國有企業。
   戰火烽煙中誕生,百廢待興中建設,改革春風中崛起,多元發展中前進,轉型升級中做強。八十載風雨兼程,冬去春來崢嶸歲月,昆鋼的奮斗史,就是在彩云之南奏響的一曲雄渾、豪邁、壯美的交響樂…… 

  源起——鋼鐵救國  
  周仁,中國鋼鐵冶金學、陶瓷學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

    作為1910年清華大學留美公費生,周仁雖然在數學和文學方面的造詣頗深,但他卻選擇了機械和冶金專業,因為他堅信“強國必先利器”,并認為“一個國家沒有鋼鐵就像人沒有骨架”。畢業后,這位成績優異的海外學子放棄了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以及美國公司重金聘請的機會,毅然回國開啟鋼鐵強國之夢。
  1928年,周仁在上海創立國立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領導建成了三相電弧爐,煉出不銹鋼、錳鋼、高速鋼等鑄件,成為中國電爐煉鋼的創始人之一。
  1937年8月上海陷落后,周仁為了保護科研成果,將工程所大量的儀器設備和書籍資料裝成700個大箱子,于1938年秘密乘郵輪離開上海。歷經一年的長途跋涉,輾轉香港地區、越南,最后從滇越鐵路抵達昆明,將研究所遷到云南。之后,周仁積極籌劃,不斷奔走呼吁,希望借研究所現有的設備和技術力量,為云南建一個鋼鐵廠。
  在時任云南省經濟委員會主任繆云臺以及其他愛國資本家的聯合支持下,公私合股的中國電力制鋼廠應時而生。1939年2月22日,公司在重慶召開創立大會第一次股東會,推舉繆云臺任董事長,周仁任董事、總經理兼總工程師。
  考慮到既能避免日本飛機的轟炸以及對昆明市造成的干擾,又能在交通和電力方面獲得便利,廠址選在了當時安寧縣橋頭村附近的山溝里,距昆明23公里,也就是現在的昆鋼橋鋼廠原址。
  同年11月7日,為進一步滿足抗戰和民用鋼材需要而籌備的云南鋼鐵廠也正式成立,周仁任籌委會副主任委員。自此,作為昆鋼前身的中國電力制鋼廠、云南鋼鐵廠就承載起“鋼鐵救國”“鋼鐵強國”的夢想,在炮火紛飛中譜寫下動人心魄的壯麗篇章。    一年多的生產備戰,白手起家困難重重,在最艱苦的時期,周仁的夫人聶其璧甚至把自己的嫁妝全部捐出。
  1941年6月9日,一噸電爐終于建成;8月28日,煉出第一爐鋼水,澆出了9根鋼錠。
  曾任昆鋼公司總經理的祁山,如今已是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他經歷了一個時代的洗禮,見證了昆鋼的發展歷程。
   “在安寧縣連然鎮螳螂川畔建立的云南鋼鐵廠,一開始便引起了日本侵略者的注意,在炮彈空襲、機槍掃射中屢次遭到破壞;直至1943年5月24日,歷經3年斷斷續續焊接拼湊起來,通過人拉馬馱運原料的71立方米高爐才冶煉出了第一爐鐵。至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中國電力制鋼廠和云南鋼鐵廠為著名的滇西戰役、為云南的和平解放奉獻了1萬多噸鐵水、4000多噸鋼材,并培養了首批工程技術人員,為支援抗戰作出了貢獻。”祁山說。
  盡管瘦小的爐膛里奔涌而出的鐵流如涓涓溪水,但盛開在戰地之中的鮮紅鐵花卻格外熾熱和美麗。在這個遍布彈坑的土地上,云南鋼鐵工業以云南鋼鐵廠這座小小的高爐和中國電力制鋼廠的小電爐為標記延伸、展開來。
  一粒砂,藏下光陰的沉淀,千錘百煉方能成鋼;一種精神,歷經歲月,風吹雨打幻化為韌。尋覓一方水、一方人扎根的時代,聚焦在漸行漸遠而又被時光打磨成金色的記憶里,我們似乎還能聞到炮火硝煙的味道,還能觸摸到來自八十年前的鋼鐵的溫度。
  承繼——百廢待興
  隨著新中國的成立,希望的曙光照亮了華夏大地。
  歷經兵荒馬亂的十年艱辛,昆鋼結束了蹣跚學步的幼年時代,正式邁向成長壯大的新時期。此時的祖國大地,百業待興,人們的勞動熱情隨著建設新中國的夢想日益高漲。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剛剛獲得解放的云南一邊開始艱巨的經濟恢復和建設任務,一邊投入到“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中。前線的戰斗離不開后方的援助,昆鋼也積極響應省政府“增產節約、支援前線”的號召,開展起轟轟烈烈的愛國主義勞動競賽,兩個廠先后成立了中共支部委員會,生產勢頭前所未有地獲得提升。
  1952年1月,中國電力制鋼廠更名為西南工業部208廠,云南鋼鐵廠更名為209廠;在資金、材料、技術仍然緊缺的條件下,兩個廠當年產鐵7000多噸,為新中國成立前全部產量的59%;產鋼2400多噸,破歷史最高紀錄。
  這一年,昆鋼正式向國家上繳利潤,一些勞動模范把所得獎金全部捐獻給了抗美援朝。
  1953年,在國家開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全面開展社會主義建設時,兩個廠合并為西南鋼鐵分公司105廠。合并后,優化的生產管理帶來了可喜收獲,鋼鐵聯合企業當年即向國家上繳利稅210萬元,為推動云南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這個時期,鋼鐵生產所需的礦石非常緊缺。
   “王家灘鐵礦抗戰時就開始開發,1952年開始恢復生產。從王家灘到安寧,每天有200多輛馬車在安寧到草鋪到王家灘的路上運送礦石。到了1954年,開始正式建設王家灘,此后就是修鐵路,速度很快,半年多時間就建成了,到12月25日正式通車,礦石就直接拉到昆鋼了。”昆鋼公司原副總工程師劉世泰說。    1955年6月1日,105廠更名為昆明鋼鐵廠,從此,“昆鋼”的簡稱沿用至今。
  1956年4月,昆鋼召開第一次黨代會,選舉產生第一屆委員會,定下了提前一年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目標并成功實現。    1958年,“大躍進”“全民大煉鋼”成為時代的標簽,在這個特殊的年代,盡管生產工藝和設備設施及其簡陋,昆鋼人仍然在艱苦的勞動條件下,推動起鋼鐵大規模生產的浪潮。
   “當時雖然條件艱苦,大家卻毫不抱怨,積極奉獻,艱苦奮斗,沒有懈怠。比如要上鋼鐵,沒有運輸工具,老百姓拿著氈帽,端起礦石送到昆鋼來。那個時候雖然艱苦一些,但是大家都很希望把這個鋼鐵產業很快地搞上去,這不是一個人的信念,而是全體干部職工和人民群眾共同的心愿。”昆鋼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經理王向明說。
  1958年10月、1965年12月,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的鄧小平兩次赴昆鋼視察,對昆鋼實現規?;笊a給予了高度關注。鄧小平同志要求昆鋼按照規模生產進行規劃建設,要求企業的新增設備要有現代化水平,并加大對舊設備改造的力度,提高勞動生產率。
  在國家和省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昆鋼210立方米二號高爐、三號高爐,255立方米四號高爐如雨后春筍拔地而起,一批煉鋼軋鋼生產線及一、二號高爐相繼建成投產。
  1970年7月1日,五號高爐建成投產,實現了昆鋼日產千噸鐵的目標,加速了云南省鋼鐵工業的發展,也是昆鋼在那個特殊年代負重前行的標志。
  昆鋼公司原副總工程師李錦江介紹,參加五號高爐建設的有上海的造船工人、武漢的筑爐工人、云南的土建和火電安裝工人、民兵連、解放軍通訊部隊,昆鋼工程團也在列。7月1日凌晨,五號高爐建成、點火。上午9時省里在五號高爐前舉行了熱烈的慶祝大會。“晚上9時,我下令打開出鐵口放鐵,鐵口打開那一刻,滾滾的鐵水奔流而出,鐵水帶著燦爛的紅光映紅了半邊天,原來的燈火都暗淡下去,高爐四周近萬人自發地鼓掌。”
  料倉、鑄鐵機等配套項目紛紛建成,結束了露天作業、人工上料等重體力勞動方式;焦化廠、燒結廠的投入使高爐用上了冶金焦、熟料,告別了土焦、全生礦煉鐵的歷史。一個具有50萬噸產能的鋼鐵聯合企業在全省人民的熱切期望中初具規模。
  從第一斗礦石、第一爐鐵水、第一塊鋼錠、第一條鋼筋、第一張薄板開始,昆鋼把鐵骨柔情深深地植入共和國的土壤,每邁出的一步都承載了昆鋼人對美好未來的向往以及為國家作貢獻的豪邁情懷。
  改革——繼往開來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
  十里鋼城十里春,一寸熱土一寸情。昆鋼循著中國歷史的軌跡進入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用鐵的信念、鋼的意志建造起來的鋼城煥發出勃勃生機。
  改革開放第一年,昆鋼牢記各級領導的囑托,走科技振興之路,在已形成規模的基礎上確立了“挖潛改造和擴建相結合,滾動發展”的思路,以礦山為基礎、煉鋼為重點、節能為方向,學大慶、抓質量、重科研,最終走出了持續虧損的低谷,全年產鐵36萬噸、產鋼31.7萬噸,實現利潤35萬元。
  為了改變整體技術裝備“老、小、舊”的面貌,昆鋼開始引進和研制先進的生產設備。
  20世紀80年代初,從德國引進了當時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小方坯連鑄機,為了節約成本,引進的只是主機,其他所有配套設施都是自己設計和建設,在二煉鋼投入生產后又進行了多次技術改造,年生產水平超過了設計能力,多項技術經濟指標居全國同類機型的首位,被譽為全國“連鑄一朵花”。
  昆鋼煉鋼廠原廠長何成績自豪地說:“其他企業買設備的時候,德國設備商就推薦說,中國昆明鋼鐵公司的小方坯生產管理好、產量高,希望你們到昆鋼去學習。”
  創造這些奇跡的,不僅僅是設備水平的提升,更是無數昆鋼職工默默的奉獻。
  何成績說,有個補爐的普通工人,為了保證工作質量,下班后他還不放心,返回來看看他補爐的質量,爐子突然噴渣了,他當時全身燒傷面積80%,三度燒傷70%。何成績去看他的時候,他說:“我知道,像我這樣的燒傷已經治不好了,但是我不后悔,我看到現在昆鋼和二煉鋼的生產情況和職工積極性、生產效益這么高,我很安定、很安心,我希望領導也放心,我會正確對待的。”    1993年,昆鋼提前兩年實現了“八五”目標,年產鋼首次突破100萬噸,鋼鐵事業進入突飛猛進的新階段。
  劃時代的成就點燃了昆鋼人更大的創業夢想,昆鋼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創造出了一個個“鋼城速度”。
  1995年,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昆鋼成立鐵前三廠指揮部,開始實施有名的“三三三”工程。
   “‘三三三’工程就是利用3年的時間,投資30個億,建設3個大的項目,第一個是綜合料場,第二個是燒結廠,第三就是六號高爐。”昆鋼公司原副總經理、副工程師尹培宇介紹說。
  一年后,綜合原料場投入使用,結束了昆鋼沒有大型料場的歷史;兩年后,第三燒結車間兩臺130平方米燒結機點火烘爐投入生產,其裝備、自動化控制達到國內先進水平。1998年12月26日,從盧森堡引進的2000立方米大型高爐僅用了23個月的時間進行拆卸重建,開爐后創下69天達產、3個月利用系數達“2”的國內同類型高爐的最快紀錄,生產水平躋身國內先進行列,被稱為精美的鋼鐵藝術品、中國西南第一爐。
  尹培宇說:“當時盧森堡工程師說,他們建這個高度用了5年時間,我們拆除起碼兩年以上才能拆除,結果我們用了3個月的時間,就把百米高爐拆了50米,他們感到非常震驚,在會上都伸大拇指說中國人真是了不起。”
  已故的昆鋼公司原董事長馬玉康生前說:“用兩年的時間建成那么大的高爐,在國內沒哪家做到的,六號高爐的建設,是我們在市場競爭過程中一個十分重要的手段和條件,我肩上的責任不知道有多大,只想著干成,沒想別的。我對當時的云南省委主要領導同志說,請放心,我一定負責任地把這個高爐建好,建設成國內當前2000立方米以上高爐的先進水平。”
  昆鋼煉鐵廠原廠長楊光景說:“我們從決策到建設到生產,都傾注了非常大的精力,當時馬玉康董事長說的一句話,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六號高爐干不好,你楊光景就地免職。這句話對我是一個壓力,當時也是對我的鼓勵。”
  尹培宇說:“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社會上流傳著一句話就是說,昆鋼的鋼材不得不用,但不能重用,六號高爐建成以后整個昆鋼有突破性的發展,整個昆鋼的鋼產量從100萬噸達到了200萬噸,質量也有很大的飛躍,昆鋼的鋼材變成了搶手貨。”    六號高爐的建成投產,圓了幾代昆鋼人的大高爐夢,標志著“三三三”工程的全面勝利,使昆鋼鐵前工藝技術裝備水平空前提升,緩解了鐵不保鋼的矛盾。在加快冶金設備大型化和現代化的同時,昆鋼逐步淘汰了落后工藝,實現了全轉爐、全連鑄和100%一火成材,昆鋼從此邁上新臺階,迎來了大飛越!
  一座座高爐巍然聳立,一片片廠房與遠山一起綿亙蜿蜒,勾勒出城堡一般剛毅的曲線。夜晚,鋼城是個不夜城,點點星光與璀璨的燈火交相輝映;車間里的設備歡快運轉,工人們熱火朝天?;瘕埡魢[、金瀑飛流,線材、棒材、板材、型材……從流水線上源源不斷地融入城市的建設、千家萬戶的生活,搭建起道路橋梁的骨架。
  1999年,昆鋼改制為昆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在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方面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激發了企業運營活力。    在這個時期,昆鋼建起了66萬噸第三煉鋼廠、50孔焦爐、80萬噸棒材生產線、240萬噸氧化球團生產線、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高速線材生產線和板帶生產線,多品種、高附加值產品的擴展使鋼鐵產能和經濟效益同步提升。
  時任引進組組長的張九皋介紹:“高速線材是昆鋼1993年按照國家對外引進政策,引進的德國西馬克的設備和美國(GE)公司的控制系統。這條生產線的軋制速度,當時是全國第一的,單條線的產量也是全國第一。這個項目為昆鋼后續的發展,從量的提升到質的提升,包括進入國內500強都起到了很大作用。”
  2002年,在中國首次發布的500強企業排行榜中,昆鋼成功入圍。
  2004年,昆鋼成為云南省第一個年銷售收入過百億元的省屬企業,成為全省工業戰線的排頭兵。
  昆鋼公司原董事長郝蜀東說:“2004年11月末,銷售收入第一次突破了100億元的大關,省委、省政府和昆明市委、市政府專門給昆鋼開了個慶功大會,向昆鋼頒發了‘銷售收入過百億’的紀念牌,這個事情對全省來說也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到現在想起來還記憶猶新。”
  一磚一瓦,一步一印,一幅壯闊的鋼鐵畫卷在云嶺徐徐展開。昆鋼,從此被譽為“紅土高原上的鋼鐵脊梁”。
  創新——多元并舉
  隨著全國鋼鐵行業的迅猛發展,市場競爭的壓力與日俱增,制定正確的發展戰略是實現全面可持續發展的保證。居安思危,在這點上,昆鋼從來沒有停止過探索。在新形勢下,昆鋼提出了“主業優強、相關多元”的戰略。
  2007年開年,昆鋼人共同見證了又一個歷史性時刻:400萬噸大紅山鐵礦竣工投產,成為昆鋼鋼鐵生產的“大糧倉”,171公里控制技術居于世界領先水平的管道開始輸送鐵精礦漿。
  昆鋼公司原副總經理陳子剛說:“由于資金緊缺,大紅山是繼續建還是停建,公司專門召開了專題會議,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這個會議上,公司的副總工程師劉世泰同志說了一句非常感人的話,他說如果公司的資金困難,他愿意把家里面的積蓄拿出來,盡自己的微薄之力。他的這句話講出了昆鋼礦山人的創業熱情。最后會議快結束的時候,馬玉康做出最后決策:公司的資金再困難,大紅山礦的建設也要保證。”
  2007年8月1日,昆鋼引進戰略合作者,與世界500強的武鋼集團戰略重組昆鋼股份公司。雖然距離現在已有10多年時間,但很多人對當時的情況仍歷歷在目。
  昆鋼公司原總經理嚴錫九說:“2003年,昆鋼把鋼鐵主業拿出來,組成了昆鋼股份,目的就是要在香港上市,募集發展基金,但是,由于香港股市發生變化,昆鋼放棄了在香港上市。轉過頭來看,跟武鋼合作,在那個時候是歷史的選擇。”
  重組后,昆鋼進一步提出了“縱向延伸、橫向拓展、打造核心”的多元化發展思路,徹底改變單一產品經營模式,為進一步拓寬產業布局、降低鋼鐵主業風險開辟了道路,也為重組后的長期、可持續發展指明了方向。
  鋼鐵、水泥、煤焦化工的產業層次不斷提升,自營礦山資源綜合利用水平不斷提高;重型裝備制造、國際貿易、節能環保、文化旅游、電子商務等板塊快速成長,工程建設、地產開發、現代物流等產業不斷發展壯大,非鋼產業收入占比穩步提升。
  2011年,由昆鋼公司控股的云南煤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
  在新材料領域,昆鋼利用現有設備,在國內率先走出了一條“鋼—鈦”結合模式發展鈦材加工的道路,成功軋制出中國第一卷冷軋鈦卷,建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我國第一座大型電子束冷床熔煉爐,填補了國內空白。
  昆鋼公司原總經理李幼靈說:“一定程度上講,轉型發展不是短時期的,它需要一個過程,這些產業正在發展的過程中、道路上。相信今后,這些產業一定會越來越壯大,形成昆鋼集團新的產業支柱,形成云南地方經濟結構調整中的亮點。”
  2015年9月,昆鋼與華潤水泥簽署增資擴股協議,這是繼引進武鋼集團戰略合作之后進行的又一次大規模重組,組建了云南省規模最大、最具競爭力的水泥企業。
  省人大財經委主任委員、昆鋼公司原董事長王長勇表示:“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以及產業周期的變化,調整產業結構,在突出主業,做優做強做大鋼鐵主業的同時,適度發展相關產業,發展有比較優勢的產業,推進制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發展是昆鋼必須積極面對的選擇,唯此,才能發展昆鋼,化解市場風險,確保企業的基業長青,實現全體員工的進一步發展,這也就是昆鋼發展自營礦山、水泥建材、現代物流、鈦合金、裝備制造、電子商務等相關多元產業的動力所在。”
  昆鋼逐步成為集鋼鐵主業、資源型產業、新材料產業、現代服務業等為一體的跨地區、跨行業、跨國經營的現代化國有特大型工業企業。2013年,在全國鋼鐵行業大面積虧損的情況下,昆鋼成為西南唯一實現連續盈利企業。2014年,非鋼產業銷售收入首次超過鋼鐵主業。
  轉型——破繭成蝶
  在歷史的發展和行業的競爭中,只有起點,沒有終點。
  在經歷了高速發展之后,全國鋼鐵產能增長快于產量,產能過剩矛盾逐漸形成并累積。2015年,鋼鐵行業陷入了全面虧損的境地,昆鋼也未能獨善其身,虧損達35.6億元。
   “昆鋼在云南鋼鐵行業‘一廠獨大’的風光已不復存在,省內民企逐漸壯大,其總量已超過昆鋼。昆鋼產品在省內的市場份額逐步下滑;由于進口鐵礦石價格大幅下跌,昆鋼原有的鐵礦石資源優勢被削減,東部沿海鋼企憑借低成本進口礦優勢大舉進軍西南市場,受行業不景氣和多方擠壓。”昆鋼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杜陸軍分析道。
   “昆鋼的出路在改革,昆鋼的希望在創新”。在極端困難時期,昆鋼制定了“鋼鐵筑基、多元并舉、產融結合、綠色發展”的發展戰略,提出了產業結構轉型、管理轉型“兩個轉型”的思路,并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進行歷史上最大力度的改革調整。
  2016年,昆鋼對安寧本部、草鋪新區、紅河、玉溪4個生產基地的組織結構進行優化,化解280萬噸粗鋼產能,承擔了云南省75%以上的鋼鐵產能化解任務。
  同時,昆鋼對115個子(分)公司和業務進行拆分、重組和整合,處置了大量低效虧損企業,盤活不良資產,成立了新的八大產業集團,形成了傳統產業、現代物流、節能環保產業、新材料產業、裝備制造和現代服務業六大產業板塊。
  2017年,昆鋼實現全年鋼鐵與非鋼營業收入933億元、利潤10億元的目標,一舉摘掉虧損帽子。2018年,昆鋼營業收入突破1000億元、利潤超過15億元。
  2018年3月,昆鋼與招商局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在區域綜合開發、綜合物流、高速公路與智慧交通、金融服務與投資、大健康產業等多領域開展全方位的戰略合作,投資總額預計將超過1800億元。
  2018年5月,昆鋼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戰略部署整合重組云南物流產業集團,并以此為契機,努力將現代物流產業打造為昆鋼新的支柱產業。
  昆鋼還引入全球知名的麥肯錫公司和羅蘭·貝格公司,優化管理、制訂規劃,并圍繞“昆鋼本部環保搬遷轉型”和“昆焦轉型”兩大項目,全方位繪制了“安寧草鋪新區綠色智能制造基地”“昆鋼本部工業遺址文化旅游及大健康基地”“昆明寶象臨空國際物流產業基地”的發展藍圖。
   “三大基地”的打造將使昆鋼脫胎換骨,實現華麗轉身,成為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新標桿。
  面向未來,昆鋼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趙永平滿懷信心:過去是昨天的精彩,未來將從今天啟程。新時代、新擔當、新氣象、新作為,在“十三五”宏圖徐徐展開之時,昆鋼將繼續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圍繞“四個全面”戰略布局,踐行五大發展理念,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昆鋼產業和管理兩大層面的轉型,為國企改革譜寫新篇章,為服務云南經濟社會發展策馬揚鞭!
  黃沙淘盡始見金。80年的逐夢路程、80年的嘹亮回聲,與未來的期盼水乳交融,在時光的穿梭變幻中破繭成蝶!繼往開來、革故鼎新的昆鋼,奉獻給云南大地的,是財富、是底蘊、是豪情。    在這片熔鑄了崢嶸歲月、鐵骨柔情的熱土上,一個用80年厚重歷史打造出來的長青基業正蓬勃發展,一個壯闊、美麗的新昆鋼正呼之欲出,穩步向著百年品牌進發!、

 

發布者:黨委工作部理論宣傳   點擊數:5090   發布時間:2019-03-15 15:19:46   更新時間:2019-03-15 16:05:58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文章
    欧洲博彩公司秒速赛车